缘酒文化
联系我们
电    话:0562-2937999、2937899
传    真:0562-2937289
招商热线:18010709999 钱总
13285569999 王总
Email:yuanjiugroup@163.com
      缘酒文化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缘酒文化 >> 缘酒文化
诗商黄晔:十年磨一剑,只为开拓缘酒文化新长征
作者:佚名   日期:2016-06-08  浏览次数:433次

  未见访谈嘉宾黄晔前,在我对他有限的了解里,只知道有个枞阳籍做酒的诗人企业家,书法家,收藏家,这些年保持着旺盛的诗歌创造力,几乎每年一部地在出诗集,个人诗作,评论报道,领导视察等,频频见诸报端,在安徽乃至全国传媒文艺界都有其一定知名度,很多次的老乡聚会上,黄晔也是相对热门的谈资,但我基本上一笑置之,一个企业家,不务正业地舞文弄墨搞收藏,这是要做网红吗?
  就这样黄晔是黄晔,我是我,互不相干地过了好几年,今年年初,我联合了几个朋友一起来做访谈网,做传说中的内容极客,说白了什么都不是,世道艰难,身无长物,狼狈中拾起荒废已久的这支笔,要在这熙熙尘世,凭手艺混碗饭吃。然后是今年五月,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资深出版人、皖江文化研究会合肥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疏利民先生打电话来,安排我月底回枞阳,采访缘酒董事长,诗商黄晔。说实话当时我就懵了,我以为这辈子我跟黄晔都不会有交集,但或许,这就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一份缘,化解了多年来我对黄晔的狭隘和偏见。
  2016年5月29日下午三点,我们准时抵达安徽缘酒集团总部,黄晔从办公室微笑站起,随手拿出一条软中华拆开,室内人手一包,有人推辞说不抽,他笑着推回去说,带回去给你朋友抽。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氛围轻松欢快,还好,黄晔没我想象中高冷。
握手寒暄后,我发现双鱼座的黄晔是爽朗而乐于交流的,几年前《同行》杂志的一位姓崔的镁铝(美女)记者已经把我写得够全面了,我当场提出他的横埠方言有时让人听不懂,他有些腼腆地解释,说横埠方言属于枞阳官普。
  看我提笔准备记录他的成长史和发家史,黄晔说,我不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我只是走在成功的路上。一个从商的人,只要他没有脱离商业圈子,都不能说自己是成功者,不是低调,到目前为止,就连马云也不能说他是成功者。因为所有的商业都是有风险的。黄晔的风格是低调而内敛,本质上追求真实,又生怕媒体吹得厉害,其实谁都知道这个做酒的枞阳男人不简单,缘文化这个事业更不简单。
  就像那天,引导我们参观缘酒文化博物馆的间隙,他的助理小左也多次提及,董事长不喜欢张扬,很少主动接受媒体采访,但他的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有时夜里写诗练字到凌晨,第二天依然比我们先到办公室,真让我们这帮小年轻受不了。
  缘酒集团办公大楼背面的另外一块招牌是陈瑶湖黄酒公司,东侧围墙下面,数十辆黄色昌河面包车,井然有序地停在那里,据小左说,那是董事长专门从厂家订购回来的黄蜂战车,总共100辆,大半已经奖给了各地经销商,剩下的等庆典结束,另行处理。
今年,黄晔51岁,缘酒集团10岁。黄晔30岁的时候,有过一个设想,要在50岁之前,创立一个能够过传承下去的品牌,然后交给职业经理人去管理,自己隐退幕后,但在缘酒的实际进程中,他并未如愿。如今的黄晔依旧死守一线,大多事务亲力亲为,谈及苦衷,他没有正面回答,却深有感触地说起娃哈哈集团的宗庆后,联想集团的柳传志还有后来被联想收购的文王集团刘素敏。
  和宗庆后、柳传志还有刘素敏这些第一代企业家相比,黄晔晚了半辈,所以能算先锋的,出走的,宗庆后们的确是从老式作坊走向现代化,完成了第一代中国企业家的历史使命,黄晔说自己同样亦如是,但与后进以及如今的互联网创业新贵们相比,他却成了老大哥,成了传统和落伍的代名词,难道做实业就等于跟不上时代吗,你认为呢?他问我,我递给他一支他给的中华烟,我不抽你的,他有点生气地自己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其实,我不善于管理,也不喜欢管理,问题是,既然我已经做了,暂时又没有理想的职业经理人出现,那我就必须把这个企业管理好,把眼前的队伍带好,好在我们一直秉承的主旨是做缘文化,酒只是一个载体,这样的事,我感觉越来越轻松了。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要身心愉悦地去做一件事,不要分心,不要受太多的外界干扰,当你发现身边的人都在一哄而上地去做某件事的时候,那么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出现一哄而下的结果,这是定律,做事业要有快乐,要很惬意很虔诚满含宗教精神地去做,我做缘酒就是这样,尤其最近两年,在别人盲目不计后果地扩张时,我相反冷静下来,我们应该做到小而精,精而美,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不容易,缘酒目前不靠资本市场,不做PE,不做VC,一瓶一瓶地卖,也能成功,他说自己就是要告诉大家,只要黄晔在,在中国踏踏实实做实业还是有希望的。
  交谈中,黄晔毫不掩饰自己的喜好。比如他说,我的书法缺乏功力,承蒙陶老(陶天月)抬爱,收我为徒;比如他说,我只是一不小心,在缘酒文化博物馆连续写了两千幅缘字,破了世界记录而已;比如他说,我哪里称得上什么诗商,我只是出了几部诗集的创业者……他温和、自信、天生有几分亲切,像是你的某个远房表哥,他能Hold住各种节奏,有很大气场、敏感度、天赋和能量。
  黄晔的身份需要掰着手指头细分,安徽缘酒集团董事长、安徽缘酒文化博物馆馆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个体民营企业协会副会长、铜陵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铜陵市政协委员、白酒营销专家、中国缘文化网创始人……
  当你知道他所有的职务和需要管理的事务,你便能想象他的时间,即便如此,他依然有这样的心态:我经常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开着车,随便开向哪个城市,或是乡村,累了就找个停车道停下来,躺一会,有时候,狂风和暴雨就在窗外,但人在车内,却能感受到一片安宁。
黄晔作为一名半生半熟的商人之前,就已是一名诗人,如果以写诗的实际年龄计算,他属于典型的少年诗人:出生于安徽枞阳的黄晔16岁高中毕业后,就曾组办过一个民间文学团体,横河文学社,当时的几位少年,经常结伴去长江岸边引吭高歌,击楫中流。此后两年内,黄晔有数百首朦胧诗作问世。不是朦胧派啊,但是真朦胧,三十多年后,诗商黄晔有点羞涩地解释道。
  黄晔有一定的经商天赋,基因来自于他的祖父。高中毕业后,黄晔跟祖父后面挑过担子,卖过零细,卖过衣服、花炮甚至还有煮熟的玉米……正如他自己写过的一首诗:我坐在孙大圣的招旗下/有时想大喝一声/孩儿们,跟我来/我是什么东西/我是一种物/我是孙猴爷手上的那根金箍棒/我有时想变得很大/有时想变的很小很小/我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可以说,我的诗歌,所有人都能看懂,所有人又都难以看懂,谈到他少年时代的一些诗作时,黄晔说。
  黄晔的收藏爱好,来自于天性中的越挫越勇,当时全村人都出去收古董,黄晔也跟在潮流里走了出去,结果很多次都收了一些次品甚至赝品回来,这激发了他经常要怀着一种愤怒的心理去拿下新的收藏品。后来做商贸,和人谈生意,如果对方没有答应,他也同样不开心,但目的只有一个:有机会我要跟我的合作伙伴成为朋友,然后告诉他,看你当时多傻,还拒绝我。
  30岁以后,黄晔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一些道理:男人30岁之前做任何事情,无论对错,在30岁之后再做同样一件事的时候,就能找到这种事的根源和本质。为什么要这样做,好的东西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又是什么?如今缘酒文化博物馆里的数千件藏品,基本上都来自于黄晔的个人收藏。
  2002年国企改制,黄晔成为海神黄酒的股东之一,之前做了二十年商贸,黄晔的初步积累已完成。改制后的海神股东有4人,但在管理和销售策略上,意见总是难以统一,导致几个股东见面就要吵,经过权衡,黄晔说你们都别吵了,我来干吧,该给你们的红利照给,结果他从03年干到05年,那三年,用黄晔自己的话说,几乎已经竭尽所能到不能。2006年,枞阳县招商引资,黄晔回到长江之畔陈瑶湖,着手缘酒品牌的创建。
  在创建缘酒品牌前,他花了一段时间,与旧日的自己进行了彻底切割。因他最初的人生设想是30岁就开始打造一个企业品牌,而2006年的他已经40了,再不起步,他怕来不及。起初他作为海神黄酒法人,股权还处于锁定中,等到缘酒的品牌创立时,他就彻底退出了;不但退出了海神黄酒,还从自己所有的投资行为中退出了,只留下了一个——他想专心致志打造的缘酒集团,40岁的黄晔与他的30岁理想握手,相见恨晚。
  安徽缘酒集团创办于2006年6月8日,下辖安徽缘酒酿造有限公司、安徽陈瑶湖黄酒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涉及酒业、商贸、水务、房地产等多个行业。是一家以生产与销售黄、白酒为主业的新兴集团企业,公司位于中国三大糯米生产基地之一、素有鱼米之乡美誉的枞阳县陈瑶湖古镇,占地446亩,总投资6.8亿元,现有员工268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8人,国家级品酒评委2人,产能规模为年产两万吨黄、白酒。2013年投资6000万元兴建了占地30亩的缘文化博物馆,该馆已于2014年9月29日对外开放。
  缘酒十年,先后荣获安徽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安徽省扶贫龙头企业、2013年安庆企业50强。目前,缘酒品牌已获得安徽省著名商标、安徽省名牌产品。2012年缘酒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实现了枞阳县中国驰名商标零的突破。2015年4月,缘酒旗下陈瑶湖黄酒有限公司被确定为安徽省第二批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规范试点单位,同年9月通过审核,在安徽股交中心农业版成功挂牌,10月荣获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称号,12月荣获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称号,2015年实现产值3.6亿元,累计向国家缴纳税款3000余万元。
  在中国酒业进入品牌竞争的时代背景下,以黄晔为核心的集团领导层,确立了创一流企业,酿百年缘酒的宏伟目标,始终秉承诚信、创新、感恩、结缘的经营理念。通过几年来的持续投入和努力,缘酒产品已经覆盖苏皖两省,拥有紧密合作经销商500多家。所到之处,缘酒品牌得到充分彰显,缘酒品质也得到了广泛赞誉。
  在传统的白酒领域,诗商黄晔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本身就是一位值得大书特书的象征性人物。它意味着在中国的三线城市,一批优秀的企业家,已经不需要依靠那些不可动摇的资源,而是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勉,依靠清晰的判断以及那么一丁点儿运气(成功如同摸大奖:黄晔语录),照样可以开创一番大场面。这种象征意义,其中蕴含的,除了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外,还有我们在国家实力的发展进程中经常看到的草根崛起——在目前中国的无数传统企业家阵容里,黄晔应该算是比较显眼的一位了。
  黄晔在新作《所有的相逢都是缘》里阐述:酒是人们生活态度的一种证明,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我觉得它像个文明的试金石。我们缘酒始终将文化的渗透性视为品牌发展的根基。这一点是基于缘酒文化的深厚底蕴和广泛传播而建立起的高度自信,将文化视为品牌发展的根基,是因为文化能够扎根于品牌的土壤中,并能够逐渐长大,开花结果。这是缘酒历经十年发展所得到的最大的财富,也是缘酒区别于其他发展模式的重要因素。而在文化渗透性的另一层面则是缘酒通过多种营销手段,将缘文化与酒文化灌输到商品、服务以及经营理念中去,通过强大的文化推力,来建立广泛的认同和品牌价值体系。 
  传统的酒业巨头,譬如茅台五粮液,似乎拥有更大的机会,但它们缺乏与用户的连接。它们拥有强烈的工业气质和贫富属性,而缺乏对酒文化的理解。黄晔的创新在于,他为白酒爱好者重塑了一个场景,他把缘文化灌输进酒这个载体里,使他的缘酒融合了人们对情感去向和缘文化的理解,用户对产品的理解升级了,产品就有了情感纽带与场景共鸣。
  协同,是黄晔工作的一个关键词,在统一的业务目标下,明确组织和业务的分工与边界,自然就协同了。协同需要态度,更需要能力。把要做的事情说明白,这样大家才清楚,才能各就各位,共同努力把描绘的前景一件件做出来。黄晔的办公桌后面,有幅北京书法家赵立凡写的一幅书法作品,录黄晔的一首在陈瑶湖创业起始阶段写的一首诗:荷香七月里,野鸭水草间;失梦白本时,相邀陈瑶湖。黄晔说,陈瑶湖是我的母亲湖,那里有浓浓的情,眷眷的爱。
  黄晔对某件事务的专注,如他的笑容能带出酒窝那样精致,集团副总陈其明先生这样描述黄晔:董事长对用户需求极为敏感,并喜欢扑在市场一线,再回来潜心研究如何用产品来实现这些需求,他热爱缘酒热爱缘文化到了痴迷的地步。
在食堂包厢,我坐下来,尝试吃饭前跟他再聊两句,提几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没想他自顾自来了句:在大家都冷静的时候,我们要High,在大家都High时,我们必须冷静。
  关于黄晔的八卦太少,只知道他喜欢深夜写诗,周末时喜欢开车闲逛,喜欢喝绿茶,采访黄晔是件比较愉快的事,他抽烟,我也抽。喝酒他却喝不过我,黄晔的酒量一般,醍醐灌顶时能喝半斤,但那已是极限。我说我这还是带伤而来呢,他扰了挠头,憨笑着说,庆典时我一定陪你喝。
  在缘酒十周年到来前夕,黄晔说他要开始回归内心。他说你经过生活,稍微有点阅历之后就会发现,原来生活最重要的东西不是这些。你把时间花在哪里,就是认同哪个价值。我为什么做缘文化?我觉得我喜欢它,还有我对生活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我认同缘文化所代表的那种态度,生活就应该简单一点,生活就应该是生活。
  黄晔坦承,缘酒创建初期的艰难,出乎他的意料,之所以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人品和诚信,某种意义上,缘酒能够在安徽众多的酒企里异军突起,不是因为其产品有什么独特之处,也不是因为黄晔拥有强大的赚钱能力或者成功创业者的天然光环,而是他找到了与内心召唤相匹配的事业,并且放大了这种亮光。
  黄晔的故事,更多的是一个寻找内心的故事。说得简单粗暴一点,他的爱好确保了他能够承受创业路途上的痛楚,坚持走向终点。他甚至打破了一般创业者的规则,将爱好、生活和事业融合到了一起。
  2016年6月,已经十岁的缘酒发生了一些改变,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商品,开始被赋予更多,或者回归了更多。黄晔提出并倡导的缘酒文化新长征,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观念甚至意念的创新,对我们这代人来说,酒文化意味着无数的回忆或美好,它与我们的青春有关,与我们的亲情和爱情有关,甚至与我们的文化历史和宗教信仰也息息相关,我不知你看没看过《杯酒人生》和《绝美之城》,但《红高粱》你至少看过。
还有我们耳熟能详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都能看到酒文化所承载的情感,那正是我们的缘酒同仁所要深挖的,所以说即将来临的缘酒十周年,既是一次盛大的庆典,也是一次缘酒人奏响缘文化新长征的集结号。
  黄晔说,人生精华三十年。我在人生鼎盛时期的十年留给了缘酒。我在养育我的这块土地上,建立了一个文化品牌的安身之地。黄晔说,未来的十年是由缘酒品牌的传播到中国缘文化的创建,相信缘酒励精图治,共同开辟缘酒文化新纪元。
  2016年6月12日,中国第四届缘文化艺术节暨安徽缘酒集团成立十周年庆典主题晚会,将在中国古铜都铜陵拉开帷幕。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1965年出生的黄晔,率领着他的缘酒集团军一次次出征。



(撰文|恭小兵)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燃气集团 合肥雕塑 堂月书法 电梯协会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 : 安徽缘酒集团 公安部备案号34072202000113  技术支持:赛易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