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酒资讯
联系我们
厂部:0562-2937999
合肥营销中心:0551-65858667
钱总:13349266666
邵总:13696791491
      缘酒资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缘酒资讯 >> 集团新闻
把自己撕成碎片再做一次拼凑
作者:佚名   日期:2022-09-24  浏览次数:188次

把自己撕成碎片再做一次拼凑
——《黄晔新诗选》赏读

方  川

  黄晔先生在经历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摸爬滚打、遍体鳞伤、水深火热后,以“只为卖酒去,顺路看荷花”气定神闲的姿态去感受生命、体悟生活。他在出版10本诗集后,花了六年时光写出第11本诗集,特别难能可贵。《黄晔新诗选》(以下简称《新诗选》)已由中国华侨出版社正式出版,可喜可贺。读罢《新诗选》,感觉黄晔写的诗就是他的心灵日记。这些诗作,在自己的胸腔与心灵焐热后,温暖了自己,同时又温暖照亮了别人。
一、在横的诗行和纵的深情里涂抹四季思考人生。
  由130多首诗歌汇集的《新诗选》,随意翻到一页都能见到诗人脚踏大地,遥望星空和飞鸟的身影。真不简单呢,几十年里黄晔在诗歌园地里默默守望,以“心若菩提,荣辱不惊”的修为,把“欲望、激情和理性,因缘尖锐冲突所繁衍出来的孤独、寂寞、自省与自救贯穿了他诗歌的字里行间”(许春樵,见《新诗选》卷首“推荐语”) 。黄晔在横的诗行和纵的深情里涂抹四季、思考人生。比如,《一场雨从空中飘过》《追上五月追上槐花》《已是黄梅飘香的六月》《城市里的天牛》《西联乡的荷花又开了》《枫叶从没落的芦苇荡中飘过》《又是一场大雪纷飞的节气》,这一首首诗的标题就是四季的编年。而当他在“缘说斋”一部分,写到《一个人一条路风雨兼程》的尾声时,春的花红柳绿、料峭春寒、夏日的荷塘、秋天田野中收获、冬日里的铁马冰河等四季变换的语词意象,一股脑在一首诗中全部荡开。
  遍览全部诗集,流淌的诗行中,有春花秋月的摇曳驿动、夏荷冬雪的弄姿飘荡;有“站在凛冽的北风路口”的思索;现实的“皮囊” 深深织就对佛、道、缘、灵魂等没有标准答案命题的拷问或超越。
二、在现实与想象的进进出出中敞开心灵花园。
  《新诗选》作者黄晔的观察力敏锐、分析力缜密、想象力宏阔。故乡的山水、风景风物、行走的履历、诗人的纪念圣地等周遭的一切,都能引起他的诗美遐想。黄晔敢于在把自己撕成碎片,扔到地上,把自己送到“人的终极价值” 追问的祭坛上,再做一次次地拼凑组接,拼凑组接中,诗人在现实世界与艺术幻象进进出出,敞开心灵花园,成就无数款款深情或哲理妙思的诗篇。
  《新诗选》里的《我曾经来过这里》《孤独成癖》《听闻远方有你》《我来试写一首诗》《一个人的肉身》《灵魂出窍》《做自己的慢酌客》等诗作,都是作者思考人类、思考命运、思考自我时的一种清醒认知与顿悟。
  《在这个城市偌大的浴池中沐浴》《我的江湖通江达海》等作品则又大开大合、气势非凡。
三、为什么偏偏要“十六行”?
  这里丝毫没有排斥否定“十六行”,也丝毫没有批判贬低“十六行”的意思。“十六行”是诗人黄晔诗作的“地标建筑”,是他奠定诗坛地位的符号,辨识度特别高。我非常赞同李云先生的观点:“‘十六行’显然是黄晔写诗多年后,诗歌在形式感上的一个突破,他这样做无论成败,我都为之叫好。”(《新诗选》序言:《因缘广种酒意人生——浅议诗人黄晔现代新诗十六行作品的内象与外境》)。安徽著名诗人陈巨飞的“十八行诗”,木叶诗作的“一二一”分行排列等诗歌体式美的自觉追求,都是令人钦佩和赞叹的。
  但是,当一位诗人在诗歌创作领域达到一定的显示度后,这种画地为牢的自我束缚,会扼杀诗人才情与灵性。诗人创作时,当情感的闸门打开后,就会一泻千里、自由奔放、汪洋恣肆,凭空设坝拦截,说不定就会伤及自身,也会伤害读者。欧洲古典主义时期,戏剧创作形成了一个“三一律”(在一天之内,用一个场景,讲述一个故事)。诚然,“三一律”对提高戏剧故事的集中凝练、矛盾冲突的尖锐深刻、观众的欣赏效果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长此以往,这种创作模式,束缚了剧作家的手脚,限制了创作才情的释放。后来,“三一律”被崇尚天才、返归自然的“狂飙突进运动”的浪漫主义戏剧创作手法和思潮取代。
  黄晔的十六行诗,每四句一段,共四段,四四一十六行,构成诗人情愫的起承转合,形成模式,就有削足适履的弊端。诗人木叶就指出,《新诗选》抒情逻辑性过于明显;留白少了,降低了读者的审美预期。懂得书法的人都知道,状如算子的章法布局、馆阁体的僵化单调是书法艺术的大忌。孙过庭在《书谱》论述书法家的人生阅历与审美追求的关系时说:“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知险绝复归平正”。所以,当“十六行”嵌入黄晔诗歌体式的生理骨髓之后,他要循着自己的情感轨迹,寻求诗歌形式表达的新突破。比如《新诗选》的《撇捺人生》一共17行,《天命》长达42行,也都写得非常不错,放在诗集里,没有显得特别违和与格格不入。
  台湾作家余光中在世时,说自己是“左手写散文,右手写诗”,一时成为天下美谈,也成就了其文学的一世英名。祝愿黄晔先生把“左手做企业,右手写诗歌”的文化大旗一直扛下去,以亦商又文的“诗商”标志,创作出更多耐人寻味、含英咀华的大美诗篇,出版第12本诗集,辐射更加广阔的文化空间,回馈社会、奉献读者。

(方川: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燃气集团 合肥雕塑 堂月书法 电梯协会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 : 安徽缘酒酿造有限公司 公安部备案号34072202000113  技术支持:赛易科技